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武汉男人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武汉男人网 首页 游戏 查看内容

27岁的顺德人黄翔在斗鱼的“鱼吧”留下帖子:“听说今天高考,祝考生们蒙的题全对。”

2017-6-30 14:42| 发布者: 德邦总管| 查看: 563| 评论: 0|来自: 武汉夜生活http://www.027nanren.cc/

摘要: 十年中,黄翔的生活昼夜颠倒。每天下午5时20分许,他起床洗漱,准备傍晚6时开始的游戏直播。接近午夜,他和魔兽争霸的粉丝们道别,吃一天之中唯一的一个正餐,然后过自己的业余生活,直到第二天清晨8时许进入梦乡。

6月6日早晨,27岁的顺德人黄翔在斗鱼的“鱼吧”留下帖子:“听说今天高考,祝考生们蒙的题全对。”有粉丝在跟帖中提醒他:“是明天,那明天再祝贺一下吧。”高考,对于黄翔来说是个极其模糊的概念。这个初中毕业便辍学至今、声名显赫的电竞世界冠军,正努力地在这个吃青春饭的行当里坚持得更久。对他来说,做职业玩家并没有纯粹的游戏之乐,这早已不存悬念,但却是自己“拒上高中”时所未料想到的。

27岁的电竞冠军:努力在吃青春饭的行当坚持更久

27岁的电竞冠军:努力在吃青春饭的行当坚持更久

“好玩”当作梦想

十年中,黄翔的生活昼夜颠倒。每天下午5时20分许,他起床洗漱,准备傍晚6时开始的游戏直播。接近午夜,他和魔兽争霸的粉丝们道别,吃一天之中唯一的一个正餐,然后过自己的业余生活,直到第二天清晨8时许进入梦乡。三年来,他蜗居在广州琶洲一栋39层高楼的两室一厅里,几乎只吃外卖,喝碳酸饮料和菠萝啤,直播间隙抓起巧克力棒之类的零食充饥。身高1.71米,体重已接近75公斤。

27岁的电竞冠军:努力在吃青春饭的行当坚持更久

27岁的电竞冠军:努力在吃青春饭的行当坚持更久

27岁的电竞冠军:努力在吃青春饭的行当坚持更久

那个白皙而清瘦的身影,或许只留在黄翔自己的记忆里。同龄人在玩过红白机、世嘉土星之后,照样按部就班地上课、考试、升学,小学五年级的黄翔却已在酝酿着另一种“游戏人生”。从比大他10岁的哥哥那里,他懵懂地知道打电子游戏这么开心的事,可以像从事体育运动一样作为一种职业。如果成为一个职业玩家,他不但可以在竞技比拼中变得更强,还能把快乐进行到底,玩得好甚至有赚到百万元奖金的机会。

“因为有享受和娱乐的精神在里面,所以电竞和踢足球、跳舞,甚至和画画相似,是一种玩。”直到今天,黄翔仍不否认,在练习打魔兽争霸的一开始,自己不仅把“好玩”当作了职业的目标,而且也把“好玩”当成了和理想近似的一种追求。至于打职业赛的梦想能进行多久,离开校园后每个月能拿到多少月薪,黄翔脑子里“没概念”。他强烈地想成为职业选手,但对家人和自己还欠两个证明:一个是考上高中,证明自己不是没有能力读高中;另一个是和成名的职业玩家过招儿,证明自己有能力在职业赛中生存下去。

整个初三,黄翔“太困了”。这个大孩子为了完成两个证明,提前进入了个人奋斗的快车道,“强行兼顾”课堂学业和电竞训练。每周连续四个晚上下了晚自习之后,从深夜11时到次日凌晨3时的5个小时内,他要赶在线上对手最多的时候趴在电脑前训练,每天只能勉强睡4个小时。而在一周剩余的三天里,晚饭后他就要上床补觉。2007年春季,黄翔已和顶尖职业玩家ZCARD(网名)有过较量,结果竟是3:3。

快乐不再纯粹

“可能有一二十个奖杯?”除了2008年夺得PGL世界冠军那个职业生涯的第一次,黄翔会一下子记不清楚自己究竟获得过哪些电竞世界冠军,更别提各种中国区比赛的名次。对他来说,比赛的结果和当年的中考成绩相似——虽然重要,但不再特别。一开始,他就知道从事电竞的黄金年龄只到22岁。他自认为并不算勤奋,所以职业目标不再是成为“第一人”,而是一个“坚持最久”的人。“在别人26岁要退役的时候,我可能会坚持到30岁,做个史上最老的职业选手,一直打下去。”

“我不知道还能在这条职业路上坚持多久。每打一阵子,我就觉得又少了一段时间,自己已经消耗不起了。”两年以来,惶惑开始在黄翔心头与日俱增。游戏的快乐,对他已不像刚入行所体验到的那般纯粹。

被“纵容”的反叛

2006年初中毕业后“逃离校园”,无论对大孩子黄翔,还是对他身边的电竞发烧友来说,都不啻为离经叛道的行为。在一个名为OS的业余战队里,他放弃读高中的想法遭到了战友们的反对。但黄翔已无法和应试体系下的校园环境融合,他断然离队。

回到家里,黄翔有位支持他的妈妈。“在世俗的眼光中,我妈妈不只是包容我,而是极端纵容我。”黄翔记得,小学时自己时不时偷懒漏掉一两个作业不做,妈妈宁愿帮他做作业,也不希望他因为做作业而愁眉苦脸。黄翔就心安理得地用这节省下来的时间玩,甚至到了初中毕业的非常时期,他也会为了在训练之余多睡会逃掉晚上的复习课。最终,黄翔拿到了高中的录取通知书,他妈妈也兑现了和儿子的约定,放他去打职业赛。

2006年冬季,在DHC战队的引荐下,16岁的黄翔远赴陌生的大西北城市兰州,加入人生第一个电竞职业俱乐部——HACKER。入夜,黄翔结束了一整天的训练,要花十多分钟时间走一段没有路灯的小巷,才能回到同样黑沉沉的筒子楼。有时,他为了不重复这段“恐怖片”一样的宿舍生活,宁愿在训练点通宵加练,或者索性就在电脑前趴一晚。

宿舍里临时断了热水,黄翔接受不了北方的澡堂子,就咬着牙打着寒战,用冷水洗头。虽然身在遥远的异乡害怕过,但黄翔的内心是欢快的。没有比赛收入,他拿着800元的月薪,经历了日复一日8至10小时的训练生活。只有输掉了与顶尖队友的队内赛,黄翔才会感觉不开心。

直播消耗竞技生命

父亲节这天,黄翔在自己的直播间“鱼吧”留下一条帖子。一天后,帖子的浏览量超过了28万人次。黄翔晒出微信截图,展示出粉丝带着穿纸尿裤的儿子观看自己直播的场景,把“青春永驻”的祝福送给所有已为人父的粉丝。有人跟帖喊:“蛋总,大学时我是你粉丝,毕业七年了。”

从2013年起,黄翔便多了这个职业身份——游戏主播。那一年,他获得了人生又一个重要的荣誉,WCG(微博)魔兽争霸3世界总决赛冠军。他的收入也再不限于工资、比赛和参加商业活动的收入,做主播的收入占到了大头,而比赛收入的占比却降到了年收入1/4至1/3的水准。“职业选手要有所取舍,可以少赚点钱,但不可能不去做主播。只要有粉丝,就需要有(游戏)主播。”在他的记忆里,国内的电竞行业不再纯粹地向着体育竞技的方向发展,而是和娱乐圈越来越密不可分。而职业玩家的“游戏人生”,也随之“从最有效率地去赢”,变成了“功利地去讨好粉丝”。

在斗鱼平台的“蛋塔秀infi000”直播室里,黄翔的粉丝数量现在保持在5万至10万之间。这也几乎是目前国内魔兽争霸粉丝的总量。然而,他并不是游戏主播群体那个金字塔尖上的人。面对粉丝,在人前寡言少语的黄翔,要习惯在直播室里多讲话,要常常用高亢的语调来撩拨粉丝的热情。“你们想看什么打法?”直播镜头前,黄翔自认为不大会讨粉丝喜欢,只能用秀大技能来吸引他们。看到他放出逆天的“恶魔猎手变身”毁灭对手,会有粉丝兴奋地用价值500元的“火箭”刷屏。

每个月,他要飞行一两次,远赴外地参加线下角逐,除此之外还要应付三五次的线上比赛。“做主播肯定会影响比赛成绩。对体育竞技来说,最有效率地去赢肯定最好。但做游戏主播,吸引观众的眼球才是最重要的。”黄翔坦言,游戏直播改变了职业玩家的操作习惯,也在消耗着竞技的生命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武汉男人网

GMT+8, 2017-12-11 11:44 , Processed in 0.131528 second(s), 16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武汉桑拿网

© 2017-2018 武汉夜生活网

返回顶部